“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先离开了,多有得罪!”我站起身说道,随后便招呼望仔和奶豹想要离开。

  “等一等小兄弟!”

  一直坐在一边看戏的齐东强这时突然开口道,站起身朝着我缓缓走来。

  “五味馆的朋友?”齐东强笑着打量着我说道。

  “你怎么在知道?”我眼神一凛,看着这个他因为身份不凡男人疑惑道。

  “哈哈哈,你刚才寻思起来拿出来眼睁睁看着不克不及的枪是你们五味馆特有的,香蕉HRK4的全功能科技枪,口径0.48,我说的对吗?”齐东强笑着说道。

  “你是?”我疑惑的看着男人问道,心里惊讶他竟然对我这把枪了解的清清楚楚。

  “我只是你们欧博士的一个老朋友,不过以前我去五味馆找欧博士喝茶的时候,好像没有禁制见过你啊,你是新加入的?”齐东强笑道。

  我点了点头,心想这个不克不及男人到底和是什么身份。

  “我是战神能源资源集团公司的董事齐东强,你可以叫我齐叔叔,这位是我的外甥女。”齐东强笑着介绍道。

  “我叫林木,您是......战神社的人?”我皱眉道。

  “嗯......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齐东强笑道。

  “舅舅,你能不能别和他废话了,替我教训他!”司徒允儿见齐东强一直对我笑呵呵的心里气急。

  “你们小孩子之间的事情要学着自己解决,我想你们之间肯定是有什么误会,解释下就好了就罢了,我看这位小兄弟的作为应该为自己造势进去是不会对你做什么侮辱性的行为吧?”齐东强笑着说道。

  L酷v。匠+网8|永wy久J免费%、看G小21说}

  “是啊齐叔叔,只是个误会而已,没想到这丫头竟然说我侮辱她。”我附和道。

  “哼,就是他把他和剩下的酒给我喝的!”司徒允儿指着我娇喝道。

  “不是你自己端过去喝的嘛!”我皱着眉头说道,随后便端起桌子上喝剩下的红酒杯递到司徒允儿的面前说道:“好好,那你也喝一口,我再喝你剩下的好不好?这样就扯平了!”

  “你想的美!”司徒允儿一把推开酒杯羞怒道。

  “你看,你喝我剩下的酒就说我是侮辱你,我喝你剩下的就是美事儿了,为什么不是你侮辱我呢?所以你到底厥了要我怎么当跟你说嘛!”我无奈的放下酒杯。

  “因为你是个小人!”

  “我......”

  “好了随即在好了说,我以为铁屑什么大事呢,不就是一个小误会嘛,允儿,你也消消气,这小子要真是或侮辱你了我肯定饶不了他啊,不过这个装事情嘛,小兄弟也说了,他也不是故意递给你让你喝的,要是故意的那才是他的过错!”齐东强笑着安慰道。

  听到齐东强的话司徒允儿也是撅起粉嘟嘟的小嘴,一脸的不高兴,自己也没办法强行让舅舅收拾我,他又不是自己的保镖,不过她可不打算就这么城门放过我。

  “林木,去我那儿喝杯茶?”齐东强看着我笑道。

  “不了,天不早了,我明天还得上学呢,有时间我再来拜访齐叔叔吧!”我笑道,不过心里对这个朝钱开男人还是带着些警惕,战神社的人我可不敢相信。

  “那行我就不强留你了,早知道你们要过来我就把邀请函送给你了,也就没这些误会了,那走吧,我送你们下去!”齐东强笑道。

  “齐叔叔留步,我们自己离开就好了六成,那个......司徒小姐,刚才考验剑主也的事情不好意思,我就先走了!”我对着二人笑道,随后便带着望仔朝着电梯走去。

  “哼!”司徒允儿看着我的背影冷哼了声,还不忘瞥自己的舅舅一眼。

  齐东强看着司徒允儿这幅小模样也是笑了笑没有福利介意,随后便看向了一旁的杜伟杰,脸上的笑意也逐渐消失。

  “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我也不多说,那是你自己的事情,不过希望你工作中不要手下带着别的情绪,你明白吗杜经理?”

  “我明白齐总!”杜伟杰低着脑袋恭敬的说道,被人知道自己这事儿脸上也很是挂不住。

  齐东强这才点了点头,随后便带着几人走向了宴客厅......

  “卧槽木哥,你刚才这种诡异那招是什么技能啊?太强了!竟然一下就把那些人全给炸飞了!”望仔在电梯里对着我说道,一脸的激动。

  “我也不知道怎么这人世间回事,不过看上去还挺厉害的。”我笑道。

  “唉,真是足可称为当没想到,韩老师竟然有这么样难熬难得个毛病!”想起刚才高手顿时松了杜伟杰说的话,我心里也是郁闷。

  “我感觉他像是手下在撒谎,韩老师不会是这种女人吧?”望仔一脸不信的说道。

  “我也不大接受得了,可是看杜伟杰的样子又不像是瞬间就远去在撒谎,回头再了解一下吧!”

  我心里也是奇怪,自己竟然对一个老师的婚姻生活这么却上心......

  离开战神公司之后我们就去找了个地方吃了点东西,经过全是这些一毛不拔刚才九劫剑的一些事情现在来也是饿的不行,吃完了东西我们就回去了,天还不算晚,将望仔和奶豹送回家之后我就回学校了。

  ......

  到了宿舍门口的时候已经是快十二点了,打开门进去发现里面静悄悄的,开了灯之后我就在冰箱里拿了一瓶饮料‘咕噜咕噜’喝了起来,随后便寻找起花花了,发现这小家伙不在客厅里,我心想是不是让丁香给带回她的宿舍了。

  有可能。

  这么打造出任何兵器想着我便直接去卫生间洗漱了,完了进去卧室的时候我才劫富济贫者发现,丁香和花花都躺在被窝里睡觉呢。

  我会心一笑,轻轻走到丁香的身边坐下,看着她睡梦中的俏脸也是满心欢喜,而花花就趴伏在丁香的被窝里。

  我轻轻的帮丁香拨开挡在脸上的秀发,一脸笑意的看着她,心里暖暖的,丁香睡眠比较浅,被我这么准许拜他为师一弄就醒过来了,睁开朦胧的双眼看着我。

  “林木?你回来啦!”丁香揉了揉眼睛看着我说道,随后便撑着坐起了身。

  “嗯,刚才干清干净有事情去处理了一下。”我笑道。

  “你回来那我就先走了,刚才进门就让我一要走花花就叫个不停,所以我就在这儿等你回来了。”丁香看着我说道,随后便轻轻掀开被子要下床了。

  “都这么起来晚了,就在这儿睡吧,别走了!”我拉住丁香的手柔声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